追蹤
Where Is A New Planet ?
關於部落格
☆ ☆ ☆ ☆ ☆ ☆
  • 431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6

    追蹤人氣

幸福鬼屋1

每個鬼屋都有它關於屈服的主題的。最常見的一種就是屈服於黑暗了。
  然而,黑暗降臨時我們就不是人嗎?這樣想起來,所謂屈服不也是一種恢復嗎?
  人們多少都害怕屈服吧?但是我們身邊的每個人,卻總有天會到達我們不能到達的地方的,從無例外。這一切,我們無法逃避,必須學習屈服。像跳躍之前必須微微蹲下吧,屈服似乎也創造。
  那沒有神秘好的氣氛、鬆散的過分的戲劇結構,也許反而是鬼屋對人們甜蜜的方式呢。我難道不是因為不滿才對它們耿耿於懷嗎?
  我想念鬼屋,越是爛的越是教我依依不捨。 
  如果我有一間鬼屋,我一定不讓人們能夠確定她/他們是進了或是出了。但是她/他們可以永遠保持希望,但是她/他們可以永遠改變說詞。妳說好嗎?妳說好嗎?
 
 
  妳在電話中對我說道:「不知道要說什麼,只能說恭喜了。」──指的是某種人世定義下的榮耀。我笑了,一點都不怕妳:「那我就說謝謝吧,還給妳一樣的東西。」妳也笑了。這些年我們的話皆不是為說而出口的,我想。
  不久,我讀到《詩經》〈衛風〉的〈木瓜〉:「投我以木瓜,報之以瓊琚。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。 投我以木桃,報之以瓊瑤,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。」意思是說:情人送我木瓜,我拿玉佩還報她;情人送我鮮桃,我還報她瓊瑤。我拿東西還報她,並不是為了還報,而是表示長相好的意思。──匪報也,永以為好也。我讀著,眼前一陣陣發黑。可是我問自己:看見自己好可怕嗎?為什麼反而不支了呢?
  十二歲那年的某個清晨,我確曾經歷一般人所謂的「眼前發黑」,但我「看」到的卻是整整一片暖暖的紅──不,那絕不是看──我第一個感覺不正是我看不到了嗎?──失明了。  
  我以為我突然就瞎掉了,更訝異於那不喪失知覺,那裏的紅會流竄會坍塌會再繾綣在一起──不是因為美麗或有趣,我感覺到那裏的紅才是我真實的生命,比我原來的生命還想來到這世界──雖然沒有哭聲、沒有目光,我卻不是整個人留在那裏的紅中而已,我是、我還是在那活下來了。
  站在我身邊的同學不知用什麼方法察覺的我的異樣,遙遠的聲音清楚堅決的想要找到我的某個穴道、試圖攙扶我去醫護室──那時我的眼睛是張還是閉?啊,我是拼了命的睜著,才會以為自己是瞎了不是嗎!
  ──我突然離開了一個視與世人交感為平常的世界,在那裏的紅中,我的無能為力是多麼驚人的合宜啊。一個清晰極了的意念降臨我心中:我是幸福的。
  我是幸福的。前所未有。 
  我身邊的電話答錄機此刻又亮起它的紅燈了,像警告也像求救。好多次了吧?我任它亮著,熟悉的幸福感從我腳心凜然攀升上我的胸口,淚水在體內刷洗的感覺。彷彿有妳。 
  不加思索,幸福似與表達、追求、出現等顯性行動有關的一種狀態,所以有人眼看婚禮景象,就可看到幸福縮影;然而,真的是這樣嗎?我是幸福過的人,我深深知道,我的幸福不只不是一場婚禮,還是一種與婚禮大相逕庭,策反著婚禮的東西。我的幸福一如那裏的紅呀,總是那些無姓無名的怪形怪狀在搬演,拿不出什麼的,卻不靜止的翻覆。(真是鬼屋呀!)是可以對一切無動於衷吧。(那麼鬼屋?)單單想到妳,再想不到什麼。空洞而豐沛,狹窄而尖銳,我的幸福是隱匿、是脫節、是喪失、是退化、是大幅度的癱瘓後顫動了一下的手指──是任電話答錄機的燈一閃再閃,是置自己的德行與身分於絕對的危機中。(是多麼幸福。)
  當我總是開著答錄機,不取話筒時,我從朋友、情人以及工作者的標準上墜落。變得形跡可疑與生死未卜。
  我要接起電話,恐怕就會嘲笑朋友的一切困難、放任對親人的所有敵意。也許還會脫口說道:世上絕無他/她們要找的那人。那些其他時刻重要的不得了的東西,都像被灑了化屍粉般消逝著。我就只有沉浸在妳奪目的紅白色中了。任此中毫無創意一再重覆的語言讀寫我。(我的鬼,我屈服了!)
  然而,棄置了所有所謂溝通的作為後,我終將得到一種完整、與他人確實無關了的完整。──微薄、險峻的幸福,神不知、鬼不覺。(啊!我的幸福不適宜任何窺探。) 
  我多麼想要一間鬼屋啊。彷彿最無用的待在一處,卻會使妳暗暗滋長呢、那缺乏形象的滋長,身體一寸一寸長出掀翅的空氣,對無翅的我們而言,那無用的空氣是多麼樣的挑逗呀,歡騰蒸發而壯大,我們被會擴張的幻覺誘惑並學會充分思念那不會擴張的一點。我們就要失去本色了。再不是、再不是一無所有了。 
  相偕走在街上,妳引用愛情小說中的情節對我說道,妳是什麼都不能給我的。妳停停說道,妳唯一能給我的,就是一點快樂吧。
  那時我真快樂。  
  妳曾慎重說過,這一生,妳對我是不說真話的。是的,我千萬相信,沒有什麼比這更教我深信的。──一個人的誠意可以那麼大。就在妳對我說話的那一刻,我一生中最被感動的事就這樣發生過了。 
  多少人一輩子解脫不了,只因分辨話之真假太執拗。我卻得以早早上彼岸。我想妳。(我這一生從未開口說過這話,我大大的驚訝著。我這一生,到底都在做什麼呢?)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